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爱情

在平淡中书写奇迹惊艳

来源:西安星座网 时间:2020年03月20日

在女作家的阅读世界中,她们喜欢的男神是什么样?在三八妇女节即将到来之际,京华时报记者采访了方方、杨红樱、鲁敏、张悦然、蒋方舟等不同年龄段的女性作家,她们首次大方谈及自己喜爱的男作家以及文学作品中的男性形象。与近期被捧上天的“都教授”不同,她们大多选择了那种不太完美,或是性格上看起来有缺陷的男人。   50年代     作家男神:史铁生、韩少功、苏童、叶兆言、毕飞宇   纸上男神:海明威小说里的硬汉、《基督山伯爵》里的爱德蒙·邓蒂斯、福尔摩斯和华生   去福尔摩斯故居了心愿   生于1955年的湖北女作家方方,近几年创作了《武昌城》等小说。当京华时报记者问她喜欢哪位男作家时,方方笑着说:“你说的是男作家的作品吧,有很多啊,像史铁生、韩少功、苏童、叶兆言、毕飞宇他们。”方方表示,到了她这个年龄,看书时会更关注故事背后的东西,“比如这个作者能从自身的角度去思考和观察问题,通过细节传递出来对人生的感受。”   提到喜欢的一些“经典文学形象”,方方称最喜欢的还是年轻时读过的欧美、前苏联的一些文学形象,“像海明威小说里面的硬汉啊,哪怕没有名字,他的样子也会在脑海里面。其实,更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基督山伯爵》里的爱德蒙·邓蒂斯,那个复仇的形象。还有福尔摩斯和华生,我前段时间去英国,还专门跑到伦敦西区的贝克街221号去看,那种感动会伴随一生。到了那里,就像是了却了年轻时的心愿一样,可见年轻时的阅读记忆对人的一生有多大的影响。”   当记者问到方方创作过的小说中有没有最喜欢的男性形象时,她笑言:“我写过一个《行为艺术》的小说随笔,还有小说《埋伏》,里面都涉及到一个警察叫杨高,我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我喜欢这个人物并不是他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我,而是这个人物的处境很纠结。我在写作过程中,为了给他设计各种复杂处境,自己也处于很复杂的情感中。”   60年代     作家男神:屠格涅夫   纸上男神:《飘》的男主人公白瑞德   放荡白瑞德其实最专一   谈到喜欢的男性作家,写儿童文学的杨红樱立马变成了普通读者,“现在想起来还是年轻时读过的一些作家作品,像是屠格涅夫啊,那一批前苏联作家。因为上世纪80年代是阅读最好的时候,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就专注儿童创作了,也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最喜欢的男性文学形象,杨红樱笑着说:“就是《飘》里面的男主人公白瑞德吧,他身上的那种特别男人的东西,以及性格的多面性很吸引我。他一生就是喜欢郝思嘉,虽然表面看起来放荡,但内心有一种坚持。这种男人其实是最执着、最专一的,每当郝思嘉人生的关键时刻,白瑞德就像上帝派来的使者一样出现在她的身边,然后帮她渡过难关。”   当记者问杨红樱是不是也很喜欢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教授”,她笑着说:“是啊,有点像,我最近也在看。我觉得无论是《来自星星的你》,还是前段时间的《继承者们》,都是满足女性最深处不能满足的东西,比如男人的忠诚和专一。女人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心里都很需要这么一个人,哪怕是一种幻想。”   杨红樱表示,她目前不会去创作其他类型的小说,还是会一直专注于儿童文学的创作,已经成为经典的《马小跳系列》将于今年推出续作。   70年代     作家男神:三岛由纪夫、格雷厄姆·格林   纸上男神:《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阿里萨   三岛由纪夫自恋又传奇   197 年出生的女作家鲁敏,曾凭借长篇小说《六人晚餐》获得“人民文学奖”。谈起喜欢的作家,鲁敏说:“我蛮喜欢三岛由纪夫的,他整个一生既自恋又传奇,而且他是有资格自恋的男性作家。”   “三岛由纪夫的身上具有传奇性和民族性的特点,他对自己的身体如此自恋,花园里甚至还有自己的雕像,但最后毅然决然地处理掉他的肉体。对我来说,这不是一眼能看清楚的人,我喜欢这种比较复杂个性的作家。同时他的作品也值得反复去读,像《假面的告白》《爱的饥渴》,既有日本性文学和私小说的特质,同时又有个性的细节。”传奇的人生经历和作品的耐读,是鲁敏喜欢这位日本作家的原因。另外,曾做过英国军情六处官员,又创作了大量间谍小说的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鲁敏也喜欢。   谈到最喜欢的文学形象,鲁敏说:“是马尔克斯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阿里萨,他对爱情的态度跟我们一般人理解的不一样。年轻时喜欢上女主角,却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在他整个一生中不停地跟别的女人交往,但他到80岁依然会凝视女主角的眼睛说,我爱你。他对忠贞的理解,是我很欣赏的一种忠贞。”   对于自己笔下的最喜欢的男性,鲁敏称她在“城市的暗疾”系列作品中塑造的人物都挺满意,“《铁血信鸽》中的穆先生,这种男人在中国当代这种环境下是很难得的。我喜欢外表看起来软弱和平庸,但内心非常锐利的男人”。   80年代     作家男神:纳博科夫、卡夫卡、太宰治   纸上男神:《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洛丽塔》里面的亨伯特先生   喜欢的文学人物在现实中有缺陷   从“新概念”作文大赛出道的山东80后女作家张悦然,近年来一直专注于文学杂志《鲤》。谈到最喜欢的男作家,张悦然说:“像纳博科夫、卡夫卡,我说得比较多。说一个特别的吧,日本作家太宰治。他是一个特别颓废、无赖的形象,也是日本无赖派作家的代表。他在小说里写的就像他的经历一样,他的一生试图殉情过三五次,他经常说服女性去跟他殉情,可能这个女性前一天还不认识呢,第二天就跑去陪他殉情,他能够有魅力到这种程度。结果那个女性死了,他没死成,他身上有堕落的东西,但又非常真实自然,这种自然不是为了文学或者故意去表现的堕落。”   对于喜欢的男性文学形象,张悦然称小时候喜欢看雨果的书,比如《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很英雄主义,“但是现在没有特别在意这块,可能还是职业的关系吧,看一个文学作品中的男性形象更多的会去在意作者刻画的是不是很饱满。有时你会觉得,你喜欢的文学人物都是特别讨厌的人物,在现实中人格会有很大缺陷的人,比如说纳博科夫的《洛丽塔》里的亨伯特先生。”   问到张悦然想要写什么样的男主人?她说:“我喜欢有很多挫败和挫折的男性。我觉得男性面对的这种外界环境和社会冲击,要比女性厉害得多。我有时会觉得偶像作品是塑造男神的,而文学作品经常是破坏男神的。”   90年代     作家男神:库切、阿摩司·奥兹、阎连科等   纸上男神:金庸笔下的乔峰、日瓦戈医生、《鼠疫》里的里厄医生   笔下男人形象缺点多于优点   生于1989年的蒋方舟年少成名,经常被划分为“90后”代表。被问到喜欢的男性作家,她说:“像库切、阿摩司·奥兹,还有阿尔巴利亚的卡达莱啊,已经去世的作家像福克纳、格雷厄姆·格林、赫尔曼·黑塞等。国内作家里,喜欢的可能就是阎连科老师吧。”   “近半年来,最喜欢的还是阿摩司·奥兹吧,包括他对小说的理解,还有我对他小说中呈现出来的多样性挺敬佩的,他长篇小说处女作《我的米海尔》就非常成熟,后来的每一部作品也都完全不一样,无论从形式还是写作内容。”蒋方舟表示,她最近看了奥兹的自传《爱与黑暗的故事》,作者对整个民族性的思考让人佩服。   关于喜欢的男性人物形象,蒋方舟说:“其实小时候,最喜欢金庸小说里面的乔峰,然后还有日瓦戈医生,加缪的小说《鼠疫》里面的里厄医生,整体偏向喜欢英雄性的人吧,还是喜欢乱世中的英雄形象,可能他身上也有一些缺点。”   被问及会不会在小说中写这样的英雄形象,蒋方舟笑着说:“我觉得我写不来,我写得更多的还是那种缺点多于优点的男人吧,可能是以女性的视角看男性,看到的很多都是缺点。我更喜欢写那种外表很光鲜,但内心很不堪或者有脆弱的一面的男人。不过,我也还挺想写一个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都会爱上的男人,但可能是我太理性了,感觉写不来。”   (编辑:李万欣)眩晕头痛头晕目眩

烟台癫痫病权威医生

江苏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小孩咳嗽严重痰有血怎么办
颈椎病吃什么药
他达拉非实际使用效果
标签:
友情链接+
西安星座网